Nature发文,聚焦论文过度自引问题

专题合集更多教程

根据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世界上文献被引用最多的研究人员,除了诺贝尔奖获得者等知名科学家外,还有许多鲜为人知的学者,比如来自印度金奈的学者Sundarapandian Vaidyanathan。关于Vaidyanathan和其他数百名研究人员被引起关注的原因是由于研究发现,他们过度引用了自己已发表的论文,或者引用了来自他们合著者的论文

 

Vaidyanathan是一家私营机构Vel Tech R&D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的计算机科学家,根据 PLoS Biology上的一项研究 [1] 结果显示,截止到2017年,Vaidyanathan 的自引比例达到了惊人的 94%

 

该研究同时还列出了大约10万名研究人员,结果显示至少有250名科学家自引率超过了50%,自引率的中位数为12.7%。面对如此高的自引现象,2019年8月19日Nature发文《Hundreds of extreme self-citing scientists revealed in new database》对此进行了讨论。

 

 

“引文农场”

 

研究人员认为,这样有助于暴露出潜在的极端自我推销者,以及可能存在的“引文农场”(Citation Farms),即成群的科学家们聚在一起,相互之间大量引用对方的论文。

 

加州斯坦福大学John Ioannidis医生认为:自引农场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普遍得多,那些自我引用率超过25%的研究人员,并不一定被认为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但需要更加仔细的审查。

 

伦敦出版伦理委员会(COPE)也强调,过度自我引用是操纵引用的主要形式之一,如果依靠引文指标来做出招聘、晋升和研究经费资助的决策,那么将会引发更为广泛的担忧。

 

尽管许多科学家都认为过度的自我引用是一个问题,但对于多少才算过多,或者该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几乎没有达成共识。某种程度上这是因为研究人员有许多正当的理由来引用他们自己或同事的研究成果。

 

Ioannidis在他的研究中说到,这不应该导致某些研究人员因其自引率而受到诋毁,尤其是因为这些自引率可能因学科和职业阶段的不同而有所不同,过高的自我引用不能等同于一个糟糕的科学家。

 

利益驱动

 

Vaidyanathan 的自引现象最为突出,印度现任环境部长Prakash Javadekar,去年负责高等教育时,按照科研产出率和引文指标衡量标准,向Vaidyanathan颁发了2万卢比(约2000元人民币)的奖励,以表彰他作为全国顶尖的研究人员之一。

 

Vaidyanathan曾为自己的引文记录进行了辩护,他认为研究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下一步的工作不能不参考以前的工作,而且自我引用的目的不是为了误导他人。

 

另外两名大量自引的研究人员是数学家Theodore Simos以及药物化学家Claudiu Supuran,两人的自引率分别高达76%和62%,因其卓越的研究指标都在去年被Clarivate Analytics(全球专业咨询服务公司,旗下品牌包括Web of Science)评选为6000名世界级研究人员之一。

 

2017年一项研究表明 [2],意大利的科学家们在2010年出台的一项具有争议的政策之后,开始更多地引用自己的观点,该政策要求学者必须达到一定的科研产出标准才有资格获得晋升。

 

2018年,印尼科技部使用基于引文的公式算法来分配研究资金和奖学金,一些研究人员因而使用不道德的做法来优化他们的分数,包括过度的自我引用和学术团体之间的相互引用。目前已经停止了对15名研究人员的资助,并计划将自引指标排除在其公式中。

 

自引指数S-index

 

如何客观的评价和处理自引率指标,一直存在一定的争议。2017年,瑞士苏黎世大学的生物学家Justin Flatt呼吁对科学家的自引记录进行更清晰的解释。目前在赫尔辛基大学工作的Flatt,建议参照许多研究人员目前使用的h指数产出率指标,制定一种自引指数(self-citation index,即s-index)。

 

h-index为20时表示研究人员发表了20篇论文,其中至少有20篇被引用;同样,s-index为10时表示研究人员发表了10篇论文,每篇论文都收到了至少10篇自我引用。

 

Flatt已经获得了为s-index整理数据的拨款,他也认为这类工作的重点不应该是为了设置一定的分数标准,或者点名并羞辱自尊心高的人。这从来不是将自我引用定为非法,只要学者们继续使用h-index来宣传自己,就有理由将s-index作为背景。

 

不同国家、职业阶段和学科的自引率比较

 

Elsevier的Jeroen Baas表示,他已经对一个由700万科学家组成的数据集进行了分析,也就是在Scopus中列出的发表了超过5篇论文的所有作者。研究数据显示,自引率的中位数为15.5%,但多达7%的作者的自引率超过40%。自引率最高的三个国家分别为乌克兰、俄罗斯和印度尼西亚,自引率均超过了30%。

 

图1.  不同国家学者的自引率

 

在700万名研究人员中,许多人的论文总体上只被引用了几次,或者正处于职业生涯的起点。职业早期的科学家往往具有更高的自我引用率,因为他们的论文还没有足够的时间被别人进行大量的引用。

 

图2. 不同时间段的自引率 

 

有一些研究领域的自引现象特别突出,例如核物理和粒子物理,以及天文学和天体物理学,可能是因为很多作者常常在论文中被列为共同作者。

 

图3. 不同学科的自引率

 

引文指标的去和留

 

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的Vincent Larivière认为,解决过度自我引用以及其他基于引用指标的最好方法,不一定是公布越来越详细的标准化表格和复合指标,以便将研究人员进行相互比较,这种方法可能会让科学家进一步陷入以个人水平的衡量标准中。

 

我们应该要求编辑和评论者注意到这些不合理的自我引用,但最终解决方案需要重新调整专业评估与专家同行判断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在衡量标准上下功夫。

 

然而Ioannidis则认为,现在人们已经严重依赖于个人水平的衡量标准。问题是如何确保这些信息可以尽可能准确、仔细、系统地收集和制定,引文指标不能也不应该消失,我们应该充分利用它们。

 

参考文献:

1. PLoS Biol. 2019 Aug 12;17(8):e3000384.

2. https://www.natureindex.com/news-blog/italian-scientists-increase-self-citations-in-response-to-promotion-policy

 

文章整理自: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2479-7

 

扫码关注“医咖会”公众号,及时获取最新统计教程

描述问题
选择一个标签 (请选择一个与您问题最相符的标签)
提交问题
我要提问
描述问题
选择一个标签 (请选择一个与您问题最相符的标签)
提交问题
描述问题
选择一个标签 (请选择一个与您问题最相符的标签)
    提交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