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与艾滋病毒相似疑为人造? 这一“阴谋论”论文被迅速撤稿!

专题合集更多教程

作者: David

 

随着时代发展,科研成果的发表模式也在与时俱进。从传统的经过同行评审后修回再发表,到现今可以略过同行评审在某些平台上快速曝光自己的成果,多种模式也引发了人们对其给学界和业界所带来影响的思考。而最近的契机,就来自于新型冠状病毒(以下简称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中,那些迅速发表的科研成果。

 

观点1:预先发表带来劣质文章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肺炎爆发,民众在担忧的同时也在春节休假期间努力配合国家和相关政策的呼吁,放弃聚会减少出行。从这周一开始,部分企业和单位陆续开始上班,尽管各单位都严格防控(详情可参考2月4号微博的热搜#食堂吃出了考试的感觉#观摩大型“考试”现场),还是引发人们担心疫情会不会随着人流量增加而变得严重。

 

前几天,一篇发表在bioRxiv上的研究论文更是为吃瓜群众提供了一个大“瓜”,它提及新型冠状病毒有人为制造的可能,引发了大家的广泛讨论。莫不是非常时期频频出现的阴谋论被科学印证了?

 

事件主角是bioRxiv在1月31日发表的文章:“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2019冠状病毒s糖蛋白上的独特插入与人类免疫缺陷(艾滋病)病毒gp120及Gag蛋白的惊人相似性)[1],来自印度新德里的一个研究所。bioRxiv是一个预印文本(preprint)服务器,科学工作者可以在上面预先在线发表未经审查的文章。

 

该论文以“惊人”开头足以吸引眼球。其次,它声称找到了新冠病毒4个插入突变形成的氨基酸残基与艾滋病病毒关键结构蛋白氨基酸残基之间的相似性,并且,三维结构模拟显示其突变组成了受体结合位点,提示其与病毒感染关系密切。

(释义:氨基酸残基:多肽中的氨基酸单位,组成多肽的氨基酸在相互结合时,由于其部分基团参与了肽键的形成而失去一分子水,因此是指肽键链接的氨基酸失水部分。)

 

再者,它在摘要中直接写明这种相似性“不太像是偶然的”,这让大多数关心疫情、只是在众多推送中抽空赏眼读个摘要的读者们战战兢兢(包括笔者,以至于由于下面提到的原因至今没能一览该文全貌),这不是暗戳戳地说新冠病毒有可能是人工合成的吗。如果这篇论文是对的,那么它将是至关重要的警示性文章。

 

原文链接: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1.30.927871v1

 

然而,反转来得非常迅速,这篇论文线上发表第三天就被作者正式撤回了,理由是他们需要根据学界的反馈修改实验方法及对结果的解释话不多说,来看看学者们对此的评论:

 

Michael Shiloh是一个传染病和免疫方面的临床科学家,他在Twitter(推特)上对这篇文章进行了比较有力的驳斥。他认为由短序列相似来推出病毒可能为人为合成是不科学的:首先,研究所用的序列比对工具BlastP是不合适的,它对非常短的AA序列来说没有意义;其次,新冠病毒最大的相似性在于与其他冠状病毒和一般病毒序列的相似性;再者,新序列的出现确实应引起注意,但从逻辑上来讲,新病毒的形成必须有一些新序列,否则它只是已知病毒的突变体,例如SARS。

 

来自斯坦福的助理教授Silvana Konermann也根据自己对文章结果的检查,对Michael Shiloh表示支持,她发现这种相似性是虚假的。在该文鉴定的新冠病毒和SARS之间的4个插入物中,有2个是在蝙蝠冠状病毒中发现的。剩下的两个中,只有一个与HIV最相似,而且由于太短(6 AA),以至于相似度这个结论的得出不会高于随机概率。

 

生物技术和制药新闻报道网页STAT在2 月3号对此发表了报道--Quick retraction of a faulty coronavirus paper was a good moment for science (迅速撤回一篇有缺陷的新型冠状病毒文章对科学界来说是件好事)[2],对撤回一事进行了思考和评论。

 

报道提到,众多科学研究者纷纷抱怨在预印本平台上出现像这样劣质的未经过同行评议的文章,他们觉得这恰恰反映了传统的科学出版模式在排除“垃圾”科学工作方面的优越性。如若事先经过评审,像这样明显有问题的文章就能避免出现,也就避免了在非常时期引起恐慌

 

观点2:预先发表及时排除劣质文章

 

对于观点1,STAT的报道认为这是有道理的,但也不完全。传统出版模式虽然有同行评议护航,但仍经不住被伪科学成果、糟糕的数据和其他缺点所影响。因为文章一旦发表,即使它是一个糟糕或者错误的研究,也需要好几个月甚至几年去撤回。这样的影响可能是长期而广泛的,相关的例子也不在少数。

 

在顶级同行评审刊物《The Lancet》(柳叶刀)上,曾发表过引发疫苗与自闭症关联的恐慌的一篇欺骗性论文。柳叶刀撤稿花了12年,然而几乎每年都有文章提及疫苗和自闭症。另一份杂志《Frontiers in Public Health》(公共卫生前沿),则花了五年时间撤回了一篇声称HIV病毒不会导致艾滋病的论文。

 

相反,这次科学界对于bioRxiv上这篇文章的反应则非常迅速。在bioRvix平台和Twitter上,类似观点1中提到的评论有很多,概括来说大家的指责集中在实验的仓促、分析的错误和结果的偶然性上。bioRvix在文章在线发布第二天早上即对关于新冠病毒的所有文章发出特别警示,该论文的作者也在1号晚些时候表示他们正在撤回文章。2月2日,该论文被正式撤回

 

有意思的是,同样在Twitter上,在Michael Shiloh的评论区里出现了自称bioRvix共同创办人John Inglis的反驳:“预印本平台可以是好的:大众对这个报告的反应显而易见。如果(后面)论文提交给同行评审,至少一些期刊会将这些公众评论纳入考虑范围(而拒绝)”。

 

也有其他网友评论说,这篇论文被推特上的大众科学共识所拒绝的速度,比在同行评审中要快得多以及具有公开性我们在阅读预印本时,其实也是暗中在审阅它们。更理性的观点是:“我讨厌它(预印本平台)在这种情况下是正确的,对点击率和眼球的不懈追求不仅没有帮助,还可能有害。预印本平台(尤其是在有新闻价值的领域)需要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传统杂志在这个问题上观点不一。在面对新冠肺炎的爆发时,医学顶刊之一《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布了针对此次2019-nCoV爆发的政策,鼓励作者们在预印服务器上提交自己的研究工作[3]。

 

学术出版协会主席Angela Cochran则在推特上说:“本周早些时候,人们为在预印本服务器上出现了冠状病毒论文而高兴。现在的提醒是,不要用它们来指导临床工作,因为它们还没有被审查期刊正在审阅关于冠状病毒的论文,并将迅速发表”。

 

另一位出版业资深人士Kent Anderson也赞同期刊在冠状病毒竞赛中胜出。而STAT的报道[2]对此表示,出版业人士总是急于辩驳快速的同行评审即使在需要大量修改的情况下也不代表其草率。

 

结语:争议与平衡

 

由新型肺炎引起的对论文发表平台的讨论,辩论点主要集中在发表速度、准确性、以及利益纠葛上。它让我们意识到具有长期特性的科学研究和成果发表,与短时爆发的公共卫生事件之间的矛盾。如何让科学快速支持现实需要,又如何避免落入哗众取宠与劣质研究的陷阱这让人想到最近的“双黄连”事件,同样是第一时间被众多专业研究者指出实验的缺陷以及结果的不可信,从而得以辟谣。

 

预印本平台的出现,某程度上解决了科学研究报道时效性的问题,尤其在应对具有新闻价值的事件上。它让每个读者都成为了评审人。但同时,它也为想搞大新闻但并没有脚踏实地做研究的人提供了温床。普通读者很难分清辨明,这时,专业人士的阅读和评论就显得更为重要了。

 

因此也有人说,预印本平台应该只开放给专业人士阅读。另一方面,传统的同行评审确实进程较慢,尽管在应对此次疫情时已经表现出了很惊人的速度。如何在两者中寻找平衡点,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众说纷纭,你的想法又是如何?或者对涉及“阴谋论”的文章有什么样的看法?欢迎下方留言~对此笔者的启示是保持正义感,不要一心想搞大新闻,冷静吃瓜。不人云亦云,也及时贡献自己的专业意见。此前提下,广泛讨论还是多多益善的。顺便提一句,STAT似乎和bioRvix有联系,阅读下方的参考文献原文时也请保持警惕哦。

 

参考文献:

[1]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1.30.927871v1

[2]https://www.statnews.com/2020/02/03/retraction-faulty-coronavirus-paper-good-moment-for-science/

[3]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e2001329

 

扫码关注“医咖会”公众号,及时获取最新重磅研究!

描述问题
选择一个标签 (请选择一个与您问题最相符的标签)
提交问题
我要提问
描述问题
选择一个标签 (请选择一个与您问题最相符的标签)
提交问题
描述问题
选择一个标签 (请选择一个与您问题最相符的标签)
    提交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