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刀子刊再发大庆研究:糖尿病预防30年随访成果!

2019-04-29

作者:Heath Brothers

 

大庆研究,相信大家都很熟悉,已在很多国际期刊上发表过研究结果。经常会与芬兰的DPS研究(93年开始)和美国的DPP研究(99年开始)相提并论。如果从研究开展的时间来看,大庆研究(86年开始)要明显早于这两项研究。

 

 

通过这些研究,我们很早就已经知道:生活方式干预可以减少糖尿病发病率,但是通过早期生活方式干预,推迟了糖尿病发病之后,能否减少并发症和死亡率,我们并不十分清楚。

 

DPS和DPP研究10年和15年的随访研究结果,使人们对早期生活方式干预能否降低微血管和大血管发生率产生了疑虑。而大庆研究20年和23年的随访结果显示:早期6年生活方式干预可以降低后续视网膜病变、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以及全因死亡率。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是:大庆研究随访30年的研究结果,进一步扩大并加强了早期随访的结果,即早期生活方式干预,不仅能降低糖耐量受损患者的糖尿病发生率,还能降低心血管事件、微血管疾病发生率,还能降低心血管和全因死亡率,并延长人均寿命。最新的研究结果近期发表在《Lancet Diabetes Endocrinol》期刊上。

 

 

大庆研究概况

 

大庆研究是全球糖尿病一级预防的第一个临床试验,对110660人进行筛查,其中对577例糖耐量受损患者进行了为期6年的随机对照试验。

 

  • 对照组(n=138)

  • 生活方式干预(n=438)

     

为了解生活方式干预的长期影响,  大庆研究又分别设计了20~30 年的长期随访研究,主要目的是了解这种干预对糖尿病血管并发症及死亡结局的影响。

 

这就有了大庆研究三十年随访研究:

 

  • 1996是第一个10年(糖尿病能被预防)

  • 2006是第二个10年(糖尿病能被长期预防)

  • 2016是第三个10年(糖尿病预防有益于降低眼心脑并发症)  

 

大庆研究三十年(1986-2016)

 

糖尿病能被预防:第一个十年

 

在世界上第一次证明了生活干预方式能够显著降低糖尿病高危人群的发病率 :

 

  • 未干预组糖尿病累积发生率为 67.7%

  • 饮食、运动及饮食加运动组的发生率分别仅为 43.8%, 41.1%和 46%

  • 进一步调整基线BMI和FPG影响后 , 3个生活方式干预组糖尿病发病风险分别比对照组降低了 31%, 46%和 42%

 

糖尿病能被长期预防:第二个十年

 

接受为期仅6年的生活方式干预:

 

  • 其后 20年间糖尿病发生率可降低 43%。每 6名接受为期 6年干预的受试者中 , 会有 1人在此后 20年间可免于发生糖尿病,说的通俗一点, 数年的生活方式干预对糖尿病的长期预防作用可延续到 15~20年。

  • 生活方式干预可使其后20年的严重微血管病变( 含失明和眼底激光手术治疗) 发生率下降47%

  • 在23 年的随访期间,干预组的累积心血管病死亡率、全因死亡率及糖尿病发病率均显著降低

 

糖尿病预防有益于降低眼心脑并发症:第三个十年

 

接受为期仅6年的生活方式干预:

 

  • 糖尿病发病中位时间延迟:3.96年 (95%CI 1.25~6.67;p=0.0042)

  • 心血管事件发生率降低:HR 0.74(95%CI 0.59-0.92;p=0.006)

  • 微血管并发症发生率较低:HR 0.65(95%CI 0.45-0.95;p=0.025)

  • 心血管疾病死亡减少:HR  0.67(95%CI 0.48-0.94;p=0.022)

  • 全因死亡减少:HR 0.74(95%CI 0.61-0.89;p=0.0015)

  • 平均预期寿命延长:1.44岁(95%CI 0.20-2·68;p=0.023)

 

 

研究讨论

 

大庆研究30年随访的结果,扩大并加强了早期的调查研究结果,进一步强化了早期生活方式干预可以减少糖耐量受损人群糖尿病并发症和糖尿病相关死亡率的证据。

 

需要强调的是,与大庆研究相比,芬兰DPS和美国DPP研究中生活方式干预旨在减轻体重,人群平均BMI>30kg/m2,这两项研究均都得出结论,减肥是减少糖尿病发病率的一个重要因素。

 

而在大庆的研究中,人群平均BMI仅为25.7kg/m2,而BMI高于25 kg/m2的参与者才鼓励减轻体重,干预措施只导致了BMI 的微小变化,表明干预组糖尿病发病率降低主要是由于饮食结构变化和体力活动增加等因素,而不是体重下降

 

另外,在大庆研究中,干预组并发症发生率较低,主要发生在随机分组后15年或更长时间,这主要是因为是糖尿病发病延迟,从而也延迟了并发症的发展。当然另一种原因,可能是在试验结束后,参与者本身或提供干预措施的诊所继续采用相同的干预方式,但数据显示干预组和对照组接受的降压和降脂药物治疗水平相同。另外,作者在附录中提供了相应的支持证据,干预组并发症的减少主要原因是糖尿病发病的延迟。

 

生活方式干预可以减少糖耐量受损(IGT)人群的糖尿病发病率,这一点不容置疑,但是是否适用于其他类型的糖尿病前期,即能否降低孤立性空腹血糖受损(isolated-IFG)或HbA1C轻度升高(不伴糖耐量受损)人群糖尿病发病率,还并不十分清楚。

 

在世界大多数地区,特别是在中低收入国家,糖尿病发病率增速高、医疗资源有限,生活方式干预会是应对糖尿病流行最实际以及最具成本效益的方式。

 

对于预防糖尿病,只提倡健康饮食、全民健身的口号仍是不够的,还需要有相应的配套政策和设施来帮助人们改变不健康的生活方式。

 

参考文章: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after lifestyle intervention for people with impaired glucose tolerance: 30-year results of the Da Qing Diabetes Prevention Outcome Study. Lancet Diabetes Endocrinol 2019. DOI:https://doi.org/10.1016/S2213-8587(19)30093-2.

 

扫码关注“医咖会”公众号,及时获取最新重磅研究!

评论区
0
目前暂无评论!
描述问题
选择一个标签 (请选择一个与您问题最相符的标签)
    提交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