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大热门撤稿事件!

2019-12-25

 

1. 引起热议的CAR-T研究存在数据问题

 

2018年9月,《Nature》发表了一篇文章[1],研究人员报告称,他们找到了一种方法,可以让实体肿瘤从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CAR-T)疗法中获益,肿瘤界一时议论纷纷。

 

对于胶质母细胞瘤而言,免疫疗法面临着一个特殊挑战——血脑屏障会阻拦T细胞进入大脑。这一“保护措施”在正常情况下是有益的,但是它会阻止T细胞到达胶质母细胞瘤处,从而让免疫疗法无“用武之地”。该研究的作者提供了一个新的解决策略:改造T细胞,使其能够通过血脑屏障,并浸润脑部肿瘤组织,最终有效对抗癌细胞。

 

然而出版后,这篇文章在同行评审网站PubPeer上收到50多条匿名的评论,这篇论文于2019年2月20日被撤回。理由是“图片和基础数据存在问题”。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遗传学家Gaetan Burgio表示,“如果你去看[PubPeer]上的评论,你会发现差不多每张图片都被质疑存在重复的问题......而且原始数据与论文中的图片并不相符。”

 

《NEJM》在2019年1月发表了一篇关于CAR-T疗法的综述[2],其中就包括这项研究结果,这篇综述也已被撤稿。

 

参考文献:

1.Nature. 2018 Sep;561(7723):331-337. doi: 10.1038/s41586-018-0499-y. 

2.N Engl J Med. 2019 Jan 17;380(3):289-291.

 

2. 一位“大佬”的第十八次撤稿

 

今年9月,Pediatric Research撤回了Erin Potts-Kant等于2013年发表的一篇论文[1],这是这位前杜克大学研究员的第18次撤稿

 

2016年,杜克大学因其研究人员在2亿美元联邦经费的结题报告中涉嫌篡改数据,而被卷入官司。到了2019年上半年,杜克大学最终同意赔偿政府1.125亿美,该事件的主人公正是Erin Nicole Potts-Kant。

 

Potts-Kant是一位会使用科研经费在亚马逊、塔吉特等商城大肆购物消费的生物学大佬,早在2013年就被学校解雇,并被逮捕判缓刑。在学校的后续调查中确认,Potts-Kant累计在60余篇经费申请书与结题报告中涉嫌造假。

 

参考文献:

1.Pediatr Res. 2013 Jul;74(1):11-8. 

 

3. 一次性撤稿434篇论文

 

今年撤稿的最高记录是《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杂志》(Journal of Fundamental and Applied Sciences,JFAS)一次性撤稿434篇论

 

不过这次撤稿并不是因学术诚信问题所引发。

 

JFAS主编Touhami Lanez表示,2018年5月Web of Science取消收录该杂志,也就是将其踢出SCI期刊队伍

 

为此,JFAS主编提出撤销发表在JFAS上的论文,并计划将其发表在另一个被Web of Science索引的期刊上。

 

 

4.  学术论文里把孩子列为作者...

 

去年10月,韩国《病理学与转化医学杂志》(Journal of Pathology and Translational Medicine)撤回了2009年的一篇论文,该论文的第一作者是韩国前司法部长Cho Kuk的女儿,她还只是一名高中生

 

据报道,他女儿后来因为这篇论文通过了进入釜山国立大学医学院的入学申请,但是入学后她的两次考试都不及格,但她还是成功入学,并获得了近1万美元的奖学金。

 

详情可查看(神操作,为了让孩子上个好大学,学术论文里把孩子列为作者...

 

5. 全球海洋正加速变暖?

 

2018年10月,气候学家在《Nature》发表了一份报告[1],声称发现世界海洋变暖速度处于先前估计的最高值,这项发现将对气候变化的应对策略产生重要影响。

 

  

然而,这些研究一经发布,就引起了一些科学家的怀疑[2],他们声称该研究的分析并不正确,存在一些缺陷。

 

作者表示:“我们意识到由于我们将某些系统错误视为随机错误,因此所报告的不确定性被低估了。此外,我们在不确定性分析中意识到了几个较小的问题。尽管更正这些问题并没有实质性改变海洋变暖的中心估计,但它导致不确定性增加了大约四倍”。

 

在今年9月,Nature杂志认为这项研究的不确定性太大,于是撤回了这篇文章。作者表示,他们计划纠正他们的分析,然后将研究重新提交给另一本杂志。

 

参考文献:

1.Nature. 2018 Nov;563(7729):105-108.

2.https://judithcurry.com/2018/11/06/a-major-problem-with-the-resplandy-et-al-ocean-heat-uptake-paper/

 

6.  Nature 和 Science同一天撤稿一位作者的论文

 

《Nature》 和 《Science》 在同一天撤下了 2 篇发表于 2013 年和 2010 年的论文。巧的是,这 2 篇论文的第一作者是同一人:曾在剑桥大学做博士后的 Abderrahmane Kaidi 。

 

此前的调查表明,Abderrahmane Kaidi 在博士后研究期间,捏造了虚假数据,并向其合作者谎称他完成了应有的实验。2018 年这一事件被曝光后,剑桥大学发起了调查,调查结果称该项造假案例的责任应由 Kaidi 一人承担。目前, Kaidi 因学术不端已经从其任职的英国布里斯托大学辞职。

 

7. 有争议的辐射论文被撤回

 

今年早些时候,《磁化学》(Magnetochemistry)杂志撤回了一篇有争议的论文[1]。作者Susan Pockett声称,由于利益冲突,科学家隐瞒了来自智能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的微波辐射对人类造成的伤害。

 

 

Pockett说,编辑们让她补充一些数据,她也确实这么做了——买了一台射频测量仪,站在公交车站测量周围的辐射。这些测试并不被读者接受,为此期刊撤回了这篇文章,称这篇文章“没有科学贡献,磁化学也不是发表这种‘观点’的合适期刊。”

 

参考文献:

1.Magnetochemistry 2019, 5(2), 31

 

8.  研究者经过自查,主动要求撤回论文

 

今年早些时候,德国雷根斯堡大学(University of Regensburg)的心理学家Gesine Dreisbach在一次研究会议上偶遇了一位朋友,她没有料到会听到一个坏消息。

 

Gesine Dreisbach

 

这位朋友告诉她,她们2018年合作发表在《Acta Psychologica》上的一篇论文,用来估算结果的脚本中出现了一个编码错误,这个错误的严重程度足以毁掉整个分析

 

Dreisbach马上返回实验室进行检查,验证了这个问题的存在。她立刻联系了期刊编辑部,要求撤回这篇文章。她谈到这一事件时说:“我们所有人都明白,透明和公正是解决错误的唯一方法。”

 

9. 同行评审专家竟然剽窃投稿人文章!

 

据Retraction Watch,来自伊朗马什哈德费多西大学的机械工程师Mina Mehregan和他的一位同事最近惊奇的发现,他们向一本学术期刊投了一篇论文,在等了很久后,居然以别人的名字在另一家杂志上发表了……

 

而发表这篇文章的作者,正是自己所投期刊的一位印度同行审稿人。这位审稿人曾以审稿周期漫长为理由,一直拖着Mehregan的投稿,没想到最后竟把他的论文剽窃了。

 

在讲述这一事件时,Mehregan表示:

 

“这是我们最近在《环境科学与污染研究》(ESPR)杂志上发表论文所经历的事情。文章提交后,审查过程大约花了9个月。有一天我无意中发现,有其他作者将同样的研究成果发表在了另一份国际期刊上。我联系了我们发表的期刊方,得知这篇抄袭论文对应的印度作者是我们原稿的审稿人。”

 

10. 忽略利益冲突的研究被撤稿

 

今年4月,PLOS ONE撤回了2017年发表的一篇关于“正念”的文章,认为该作者(来自Benson-Henry身心医学研究所)忽略了所属机构在研究中涉及到的商业利益,并且存在一些其他错误。该文章[1]最初并未列出研究中存在的任何财务关系。

 

 

心理学家James Coyne 表示,论文中的一些研究人员受雇于Benson-Henry研究所,包括作者Herbert Benson本人,该论文似乎只是伪装成是“实验性”推论,其实是在推动研究所自身的产品和服务

 

参考文献:

1. https://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authors?id=10.1371/journal.pone.0124344

 

本文整理自:https://www.the-scientist.com/news-opinion/the-top-retractions-of-2019-66852

 

扫码关注“医咖会”公众号,及时获取最新重磅研究!

评论区
0
目前暂无评论!
描述问题
选择一个标签 (请选择一个与您问题最相符的标签)
    提交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