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2篇已成功发表的病例报告,因患者改变想法而被撤稿
9天前 来源: 医咖会 作者:

近期,《Cureus》杂志撤稿了2篇病例报告,虽然这两篇文章都获取过患者的知情同意,但最终又因为患者的要求而被撤稿。

其中一篇文章标题为《Failure of an Ancient Breast Implant Can Lead to Significant Morbidity》。病例描述了一位90岁女性,大约60年前植入的乳房填充物发生破裂。最早的硅胶乳房填充物于1962年问世,这位患者的乳房填充物应该是最早一批植入的假体。

近期,《Cureus》杂志撤稿了2篇病例报告,虽然这两篇文章都获取过患者的知情同意,但最终又因为患者的要求而被撤稿。

其中一篇文章标题为《Failure of an Ancient Breast Implant Can Lead to Significant Morbidity》。病例描述了一位90岁女性,大约60年前植入的乳房填充物发生破裂。最早的硅胶乳房填充物于1962年问世,这位患者的乳房填充物应该是最早一批植入的假体。

如下是具体的撤稿通知

这篇文章被撤稿了,原因是最近发现患者的知情同意出现了问题。在获取患者知情同意时,作者并不知道患者的直系亲属有相关的委托书,作者本来应该和其沟通患者的知情同意。这就导致了之前的知情同意无效,患者现在希望撤回该文章。作者也正式要求撤稿。

第二篇文章标题为《Uterine Inversion Secondary to a Large Prolapsed Leiomyoma: Diagnostic and Management Challenges》。这篇文章于2020年3月发表,描述了一位47岁患有子宫肌瘤的女性,治疗很成功,作者表示患者最初同意发表其病例报告

但是当病例报告正式发表后,患者改变了想法。这篇文章被撤稿,完全是应患者的要求,没有发现作者有任何科研不当的证据。

作者的撤稿请求如下

文章的合著者达成一致意见,要求撤回这篇文章。经过作者的长期讨论并咨询了机构的学术委员会之后,最终做出了这个不幸的决定。

该患者最初同意病例报告在其手术成功并获得良好康复后进行发表。第一份签署的知情同意书是手术本身的知情同意书,允许我们可以拍照进行教学;第二份书面的知情同意书是支持在期刊上发表的标准形式。当时患者也很高兴能够发表病例报告。

一年半后,患者给我写信说,虽然签署了知情同意书,但在发表前没有阅读过这篇论文,因此她索要了文章副本。后来,她写信表示希望撤回该文章,原因是她不认可这篇文章的内容。随后的交谈中给出了各种不同的原因,但始终坚持撤回这篇文章。

大家都是怎么看的

《Cureus》主编John Adler表示,两篇文章的作者的做法都是合适的:

这两篇撤稿都是作者满足患者要求而提出来的撤稿。作者们没有做错,也没有违反伦理要求。两篇文章的作者都认为自己遵守了所有必要的知情同意程序。

其中一篇文章,只是患者改变了注意,作者选择撤回文章来满足患者的要求。另一篇文章中,作者不知道患者已经委托给了其他人,因而未获得正式的知情同意,出于谨慎考虑,作者还是选择撤稿。

诸如此类的问题很难避免,但我也不愿改变期刊的现行标准——发表病例报告时需要征求患者的同意。有人可能指出,所涉及的2个病例中,患者无权要求撤稿,因为文章并未涉及足以识别患者的隐私数据。但对于几乎所有期刊来说,尊重患者意愿,撤回文章更加安全也更加简单。

2018年,BMJ期刊上一篇论文被撤稿,原因是一对夫妇虽然允许作者在论文中发表其受感染臀部的图片,但他们没有意料到的是,这些照片之后又出现在了英国小报中。这篇文章最后就被撤稿了。

纽约大学的医学伦理学家Arthur Caplan表示:

科学领域中的撤稿,与现实世界中的删除不同。人们认为撤稿后,可以完全抹去文章的所有痕迹,但事实上并非如此。读者还能在PubMed上检索到这两篇文章,文章会带有“retracted”的标记。对于想要完全删除文章内容的患者来说,这种现状可能并不能令人满意。

但《Cureus》期刊表示:

发布撤稿通知时,这两篇文章已完全从《Cureus》杂志中删除了。尽管这不是撤稿的常规操作,但在某些患者隐私受到质疑的情况下,删除文章是有必要的。PubMed也将删除这些文章的内容。

文章整理自:

https://retractionwatch.com/2021/04/23/two-retractions-spotlight-the-ethical-challenges-of-consent-for-case-reports/

扫码关注“医咖会”公众号,及时获取最新重磅研究

提示

确认
取消